首页 长篇辣文合集 下章
夺贞雷峰塔
 雷峰塔内,肤若凝脂、亭亭玉立、清纯如水的的绝仙子白素贞在金钵万丈佛光的镇下,娇躯颤抖、痛苦万分。看着这姿绝美、武功高强的少女此刻已经无力挣扎,对白素贞的美窥伺已久的护法神之心顿起。

 他飞起一脚,正踢在少女玉腿的膝弯处,只听一声惨呼,白素贞被踢的跪伏在地。护法神狞笑着迈步上前,一脚踏住少女盈盈不堪一握的细。宛如一只被钉在地下的玉蝴蝶,白素贞顿时被得动弹不得。

 只见白素贞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秀丽的螓首下出一段粉修长的玉颈。一身雪白飘柔、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将少女突俏耸的酥和纤细小巧的柳紧紧的包裹起来,若隐若现的轻薄亵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峰。

 修长的粉颈,深陷的沟,紧束的纤,高起的隆,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阵阵娇颤的‮体玉‬,教人想入非非。白素贞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护法神伸手捏着她的俏脸,笑道:“干什么?玩你啊!”白素贞吓得魂飞魄散,失声道:“不…不要…”护法神伏身下去,随手拔去白素贞发髻中的飞凤玉钗,扔在一边,任由她的如云秀发瀑布般披散下来。

 看着这贞洁少女在金钵的压制下无力抵挡自己的步步侵犯,护法神放肆地笑起来:“不要?本神奉法海大师的法旨,要将你镇在这雷峰塔下。

 白素贞,今天就让你这个绝美人儿试试我的手段,尝尝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哈哈哈哈!”不等她回答,一口吻向少女那红的樱。白素贞慌忙躲闪,但却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的细滑玉颈上。

 “唔…你…放、放开我,你无…!”平时这美若天人、法力高强的绝仙子此刻被金钵所制,只能勉力挣扎。

 护法神闻着美丽清纯的处子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的面容,姿绝美、体态婀娜、苗条匀称的‮体玉‬,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被去玉钗后散落下来的如云如瀑的秀发,一切都起男人高亢的兽

 护法神不顾抵抗,双手侵向白素贞玲珑浮凸的美妙体,沿着那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突然,护法神的一双大手顺着白素贞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少女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肆意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

 隔着轻薄的抹,他亵地袭上少女那一双娇峰,肆意‮弄抚‬着、着…白素贞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体玉‬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是这个魔的对手。

 由于‮体玉‬被制,这个峨眉山三百年来首次踏足尘世、武功高绝的美丽仙子在护法神的抚摸下,羞得粉面通红,被那双肆意蹂躏的爪玩得一阵阵酸软。

 护法神色地睃视着这妙龄女郎娇柔的‮体玉‬:乌黑柔顺的长发散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鲜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

 只见少女倾国倾城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桃花、愈发娇。护法神不住心醉神摇,伸出魔爪一把攥住少女的两只细的皓腕,把一双玉臂强扭到身后,白素贞的身体立时被迫成反弓型,美丽的酥羞辱地向前立,象两座高耸的雪峰,愈发显得丰拔,人。

 那深深的沟在亵衣的束缚下深不见底,风光绮丽。护法神的手按在少女高耸的峰上,轻薄地‮弄抚‬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人的绵软。

 突然,魔爪探出,抓向少女前雪白的掩体薄纱。白素贞拼命反抗,可是男人疯狂起来的力量,又岂是这柔弱少女所能抗拒的。只听“咝、咝”

 几声,这绝代佳人身上的衣裙连同亵被一同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还在勉强遮蔽着少女粉体。

 护法神一声狞笑,双臂制住白素贞的身体,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开,少女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女处‬体彻底裎在眼前。

 挣脱了亵衣束缚的双更加坚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灯光下映下着蒙胧的玉光泽。

 冰肌玉骨娇滑柔,成拔的雪白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人。

 尤其是那一对柔的少女峰俏然耸立,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尖嫣红玉润、光四,与周围那一圈粉红人、娇媚至极的淡淡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放、娇羞初绽的稚花蕾,楚楚含羞。

 白素贞冰清玉洁的体完全无遮无掩的呈出来,无助而凄,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採撷。被男人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白素贞终于绝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啊…”颤抖着樱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白素贞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起护法神的高涨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处子之身!今天这雷峰塔就是佛爷给你破身的地方!白素贞,你生来就注定要被我糟蹋的,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认命吧。”

 不顾少女的苦苦哀求,护法神一声狞笑,探手擒住白素贞嫣红玉润的娇尖,贪婪地捏玩起…“不要啊,你放手…”

 随着峰上那娇感的尖落入魔爪,白素贞娇躯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护法神笑着,用另一只凶残的大手肆意蹂躏着少女毫无遮挡的秀,同时,探口捕捉着白素贞的樱

 他要用最暴、最亵的手段强夺这美丽仙子的‮女处‬贞。“啊…”柔鲜红的樱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少女纯洁的双四处躲避。

 几经无力的挣扎,鲜的红终于被逮到。白素贞的娇靥越来越红润,不但双被侵犯,连感的部也一刻不停地被

 护法神强硬地将嘴贴上少女鲜的红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白素贞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

 绝少女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中渐渐崩溃。白素贞紧闭双眸,美丽的睫微微颤抖,在护法神的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出小巧的香舌。

 任由他贪婪地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少女颤抖着下护法神移送过来的唾。护法神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少女的香舌,白素贞不自觉呻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少女的香舌被强烈吸引、著,渐渐变成深吻。护法神强着这美女的樱,品味着眼前这美貌少女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都尽情取。

 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体玉‬在护法神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的‮体玉‬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白素贞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护法神早已被这美仙子的人秀得两眼发红,他将白素贞强按在塌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少女的双腕,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丽人那柔软立的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地‮弄抚‬起来…少女的细不知不觉的向上起,想逃避,却更加合了猥亵的玩

 ‮摩抚‬着少女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无比的冰肌玉肤,护法神得寸进尺,手不断向桃花源侵入,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被强行分开。

 白素贞强打精神想要合拢‮腿双‬,可是身体在男人的玩下已经变得很难控制,手指只用力送了几下,修长的‮腿双‬就重新分开。楚楚动人的白素贞不停地呻着、扭动着,娇羞泣,樱

 原本紧闭的桃源口,现在被一只陌生的手指入、穿透、控制。在受到男人的强力凌辱后,如今已经含苞放,淡淡的玉滋润着娇滴的粉红色豆蔻,待人采摘。

 护法神用手指擒住少女柔的玉珠,肆意摸、玩下这千娇百媚的绝美女顿时被得死去活来。娇柔清纯的白素贞痛苦万分地呻着,绝望地挣扎着。在男人的玩下雪白的身躯象水波一样动起伏,好象没有骨头一般。

 趁着她正含羞紧闭美眸、芳心忐忑无助的当儿,护法神一把将少女仰卧的体翻转过来,双手在玉腹香肌之下用力向上合抱,冰清玉洁的绝美女白素贞被迫以极为屈辱的姿态跪伏在塌上,象一只待宰的羔羊,凄而绝美。

 少女曲线绝美的上身娇弱无力地伏在塌上,玉却被迫高高隆起,人的处子美象一朵鲜的花蕾彻底在男人面前,任人攻击,无处躲藏。

 护法神发起攻势,吻向白素贞雪白的粉颈,同时拉开抗拒的纤手,握住少女丰腴的酥,触手处拔柔,精彩纷呈。

 少女抗拒着扭动身体所产生的摩擦,带来无比美妙的刺。白素贞想向前逃,可身体根本无法挣脱男人铁钳般的双手。

 “不要啊…”少女拼命扭动肢,却更加起男人征服的望。无法躲避护法神对自己的侵犯,白素贞只能尽量并拢一双雪白柔的玉腿。

 没有多久,双膝开始颤抖,连夹紧力量都快没有了。护法神趁机用手指攻击少女无处躲避的羞处,她彻底就范。手指很快被不断涌出的清纯玉,羞的感觉和身体的快一同袭来,少女的娇躯一阵娇颤,瘫软下来。

 “得好快。怎么啦?不抵抗了吗?”嘴里调戏着,手指仍然不停着挑逗白素贞娇的花,丝毫不给她息的机会。

 凶残的巨炮已高高举起,‮女处‬的贞洁已献上祭坛,冰清玉洁的仙子白素贞惨遭凌辱的结局已无法挽回。护法神把自己若儿臂般的巨大具强行进白素贞的雪白玉股间,顶在软绵绵的花瓣上。

 硕大滚烫的凶器在少女柔顺紧闭、娇软滑的花瓣上不怀好意地划动着,象捕猎的野兽,做好攻击的准备。

 想到马上就能彻底占有这美貌的姑娘,护法神亢奋起来,他双手控制住白素贞颤抖着的‮体玉‬,壮的,对准花中心,残忍、缓慢而又坚决地进去。

 经过玉的充分濡,男人的凶器慢慢陷进白素贞柔软的美中。护法神一分一分地将凶器进少女的身体,舒的感觉让他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征服这美貌少女的感觉。

 只觉得白素贞美紧窄异常,护法神费尽力量才把入一半。凶器被‮女处‬的最后一道防线所阻挡,伴随着香肌的强力收缩,不断涌出无比的快

 白素贞秀眉紧颦,咬紧樱,忍受着钻心的疼痛,男人凶器残忍地刺入,使她忍不住仰起头。

 强烈的迫感,一直涌上喉头,突然感到阵阵目眩。片刻迫人的停顿并不是凌辱的完结,只是为了发起更凶猛的攻击而做的积蓄,突然那紧着少女娇软‮体玉‬的身冲刺。

 “不要…”只听一声绝望地惨呼,硕大无比的凶器终于刺穿‮女处‬柔的贞膜,凶狠地撕裂了白素贞贞洁的防线,彻底终结了她的处子生涯。温热鲜的落红随即涌出,一滴滴落在塌上,象一朵朵鲜的梅花,残酷的证明着白素贞失身于此的事实。

 被污的羞辱和下体传来的剧痛迫得白素贞一阵阵惨呼,珠泪涌而出。护法神忍耐着望,慢慢拔出,再次缓慢而又凶狠地入‮女处‬的美

 大的头刮到‮女处‬膜的残余,每一次都使白素贞发出痛苦而消魂的呻。“嘿嘿!开始夹紧了,你这俏丫头的功夫真没白练。现在求我啊,求我饶了你啊,哈哈哈哈”

 护法神嘴上也不饶她,一边用言秽语羞辱着白素贞,一边用抵死攻击着少女的‮体玉‬,他决意要让这贞洁少女彻底屈服在自己的威之下。

 送的力量突然加重,大的凶器在白素贞的里快速地冲刺。这丽靥如花的少女顿时被的魂飞魄散,秀眉颦颦,娇不断,头脑中一片混乱。

 一阵刺痛,白素贞的神智勉强回复清醒,立刻羞得粉脸绯红,只能咬着红低下头去,拼命抵抗着越来越强烈的快

 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遮住了白皙美丽的脸颊。护法神不断的变换着体位,持续而猛烈的在白素贞的体内肆,巨大的凶器如同钢钎一样攻击着白素贞柔软的花径,彻底粉碎了少女最后的幻想。

 白素贞‮女处‬的身体被不停的蹂躏着,本能的矜持和抵抗失去了意志力的支持很快就消失殆尽了,美丽的身体向护法神完全开放,任由护法神尽情的摧残。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了多少次,护法神来了自己的第一次高

 “喔!”护法神在这时候发出野兽般的哼声,开始感到窄小的美连同花瓣绕在凶器上,向里面入,含住凶器的,表面像波一样的来回摩擦。

 护法神咬紧牙关,猛烈。在又一阵狂野的翻滚后,护法神双手紧紧的抓着白素贞高耸的双顶住她的花蕊,将一股炽热的暖进了白素贞的身体。

 粘稠的白色迅速占领了白素贞子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缓缓的出体外。光最后一滴,护法神仍然把凶器在白素贞的身体里,头靠在柔软的沟中,享受着双上下起伏的颤抖。

 被残忍地夺去贞洁,白素贞悲痛绝,柔肠寸断,却只能任由护法神肆意地蹂躏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

 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下,含羞无奈的白素贞被玩的死去活来,急促地息呻着,脑海中一片空白,少女芳心体味那一种令人酸软醉、晕眩绝的迫人快,紧张刺得几乎窒息。

 柔若无骨、赤的秀美体被在护法神身下,不时轻颤着,美妙难言。只见这美若天仙的绝少女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羞涩的人娇态。

 感受着下这温婉可人、千娇百媚的美人火热烫人的花肌,具的每一寸都被娇软滑的、火热濡的柔媚的含着,护法神知道自己已经在体上彻底征服了这千娇百媚、温柔婉顺的绝仙子。

 笑着俯身在白素贞的耳边,轻着她晶莹玉润的耳垂,说道:“白素贞,你的下身可真紧哪!处子的滋味果然不同凡响。嘿嘿,象你这样国天香的美女,不连玩你三天三夜,真是对不起佛祖啊。”

 被护法神任意辱着,浑身酸软的白素贞象被了筋一样软软地瘫在塌上,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玉腿不时的微微搐,如云的秀发披散在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

 一双含羞无奈地美眸紧闭着,无力睁开,两行珠泪沿面而下。受到男人肆意凌辱的白素贞,浑身散发出未曾有过的感。

 在一阵静默后,护法神下身的凶器再次动。他毫不怜惜白素贞含苞初破,这次要用采补、摧情的法术,对她大加挞伐,白素贞体内的元贞将再难守住。

 这绝玉人樱微张,情难自地娇啼呻起来。护法神肆无忌惮地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白素贞柔若无骨的雪白‮体玉‬。

 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这美貌少女玩得死去活来。白素贞在他动着一丝不挂的赤‮体玉‬,雪白体不由自主地抵死逢,婉转承,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护法神的手段比刚才强烈许多,那具暴烈地像火一样,灼的白素贞娇弱的体一次次的爆发,然后是一次次的崩溃下来,虚的再也没有半点力气,但护法神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反而更强猛地攻击,尽情地玩白素贞娇柔的体,用各种催情手法,将这美女一次次征服于身下。

 护法神大硬硕的又狠又深地入白素贞体内,狂暴地撞开这丽人娇软柔的花蕊,在那紧窄的“花径”中横冲直撞…巨不断地深入攻击着少女‮体玉‬的最深处。在凶狠暴的冲刺下,白素贞的“花宫玉壁”被迫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护法神猛提下身,一口长气,咬牙一,只见白素贞浑身一震,一声柔媚婉转的娇啼冲而出。

 顿时全身的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白素贞柳眉频皱,银牙紧咬,显出一幅不堪蹂躏的人娇态。一丝不挂、雪白赤的娇软体在护法神的下一阵颤栗、轻抖,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地高举起来。

 少女娇啼狂,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护法神后,随着大头对“花蕊”的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护法神也被身下这绝、美若天仙的少女娇美体引得心神摇,只觉顶进她道深处,顶住花心动的头一麻,就而出。

 护法神赶忙狠狠一咬舌头,,然后再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白素贞体内。硕大的头推开收缩、紧夹的壁,顶住她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心再一阵动…更用一只手指紧按住白素贞那娇小可爱的嫣红玉珠一阵紧,另一只手捂住白素贞的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头狂,舌头则卷住白素贞左上那含娇带怯、早已起硬的娇羞头,牙齿轻咬。

 三管齐下,白素贞顿时娇啼惨呼声声,柔呻不绝,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护法神俯身吻住白素贞那正娇啼狂的柔美鲜红的香,企图再闯玉关,但见少女本能羞涩地银牙紧咬,却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

 护法神吐舌卷住那娇羞万分、拒还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滑、琼浆甘甜。含住白素贞那柔软、小巧、玉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地狂吻…那大的也已在白素贞的体内了七、八百下,在少女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酸麻,护法神的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猛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往白素贞火热紧窄的身体最深处狂猛地一,滚烫的二度出…

 “啊…”白素贞一声惨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不顾白素贞的凄惨呻、苦苦哀求,护法神第三次将凶器残忍地入到少女那雪白娇柔的‮体玉‬中。

 国天香、美貌圣洁的白素贞在他下娇羞无奈地动着一丝不挂、雪白如玉的美丽体,拒还

 美貌绝的仙子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护法神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他的肌里。

 护法神那壮无比的具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的‮体玉‬,耸动越来越剧烈,那浑圆硕大的滚烫头越来越深入仙子火热深遽的幽暗“花径”

 内。护法神用他那异于常人的巨大具,把下这个千娇百媚的绝仙子的体和芳心都逐渐推向那销魂蚀骨的

 美丽绝、清纯动人的白素贞在男人持续的下,那雪白平滑的小腹也开始由颤抖、动逐渐变成娇羞地送、合。

 随着护法神越来越狂野、深入地动,美丽圣洁的白素贞‮体玉‬中最隐密、最幽深的‮女处‬宫被迫绽放开每一分“玉壁花肌”不觉中,硕滚烫的浑圆凶器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花蕊”头顶端刚好抵触在白素贞下身最深处的“花”上“啊…”随着一声惨呼,白素贞娇躯一阵颤抖,下身的更是死死地绕在那深深入的具上,不能自制地收缩、紧夹。

 就在这时,护法神体内魔种送出一股有若实质的真气,从紧着仙子‮体玉‬的中送出。这股真气直冲进清纯绝、的白素贞的身体最深处,一阵令人窒息般的销魂至极的、挤弄…

 白素贞顿时娇躯剧震,丽靥瞬时若桃花,娇啼狂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护法神把这股真气留在白素贞体内,开始了最狂野地冲刺、…国天香、貌美如仙的白素贞在护法神那滚烫的下,芳心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随着那柔一声凄哀婉的销魂娇啼,白素贞奋力起雪白平滑的柔软小腹,与护法神的下身紧紧“楔合”

 在一起,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死的高之中,终于被送上了的快巅峰。

 楚楚动人的白素贞渐渐从海高中滑落下来,护法神俯身望着身下正娇细细、香汗淋漓的美丽仙子,只见白素贞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绝清纯的粉面美得犹如云中女神。

 看到这纯洁美丽的仙子已被自己蹂躏的瘫软在塌上,爬不起身来,却仍不肯放过:“白素贞,怎么样?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很过瘾吧,哈哈哈哈。现在给我爬起来,跪到我面前!这一次要用你的樱桃小口来伺候我。”

 根本还未恢复过来的少女,被护法神一把抓住秀发,屈辱地跪在他下,她羞赧的眼眸畏缩地想要避开那怒不可遏的凶器,但被一双魔手紧紧压制,丝毫无法闪躲。

 护法神用双手控住白素贞美丽的螓首,她张开樱,把再度硬起来的强行进去。“喔…”刹那间,脏的念头从少女脑海里掠过,可是立刻被凌辱的事实所征服。白素贞屈辱地张开她柔的樱,含住男人肆的凶器,两行珠泪沿面而下。

 看着这个早已在幻想中不知被弄过多少次的绝尤物,此刻终于屈辱地跪在自己的下,任由自己玩、糟蹋,护法神亢奋之极。

 火热的不停的在嘴里进进出出,这美貌少女只得用力转动舌尖。舌尖的动作虽然幼稚,但很刺。护法神的再度高张,樱柔软的触感,舌头上产生麻痹感,使他再次出现望。

 白素贞雪白的手指不知不觉握紧部,芳快速。就在这刹那,白色的狂野地在白素贞的脸庞上。护法神道:“白素贞,今天拜法海大师所赐,我在这雷峰塔下破了你的贞

 要怨,你就怨自己长得太过美貌,没有一个男人肯放过你的。能随心所地狎玩你这样的绝仙子,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从今往后,你的身子就是我的了。我想什么时候玩你,就什么时候玩,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直到把你玩得彻底雌伏在我的下。若要翻身,除非这雷峰塔倒,西湖水干!哈哈哈哈!”

 (全文完)  M.XieHoUxS.CoM
上章 长篇辣文合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