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的小护士 下章
第九章
 经过长途飞行,好不容易抵达东京,走出机场立即有司机过来替他们拿行李,放进豪华轿车。

 打从搭机乘坐头等舱开始,牛湄湄便对绪方天川的身份感到讶异。

 她原以为他只是一名可怜、被外派出差的上班族,他身上的高级西装,也顶多让她觉得他或许是课长什么的;但抵达他所谓的“家”时,她发现这一切都不对劲。

 他的“家”会不会太大、太像精品店了?

 两层楼的玻璃帏幕建筑非常现代感,环绕建筑的是一片平坦的草皮,其间有些小山丘。山丘上着旗帜,白痴都知道建一座这么大的草皮是做什么用的。

 “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她趴在车窗边,惊呼的当儿不忘回头迫问。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啊!”他叠长腿、支着下巴浅笑的模样,看起来俊逸极了。

 “骗人!上班族薪水才那么一点点,怎么可能买那么大的房子…”纤指指着房子外的白色丘比特水池“还有那个丘比特水池…”又指着停在房子外一排的跑车、休旅车、轿车、加长型礼车…手指已经开始有点在搐了。

 “上班族的薪水只够买一个轮胎吧?”

 “好吧,我承认,我的薪水是比上班族好…好很多,行了吧?”瞧见她睨来的怒瞪,他不甘愿地改口。

 “只有好很多吗?”他根本是富家少爷!

 车子在房子前停稳后,绪方天川不等司机开门便自行下车,走到牛湄湄这边替她打开车门。

 “还没结婚,你就连我赚多少都要管了吗?”

 “谁,谁说要嫁给你了?”

 “难不成你只想同居?”他故作震惊,捂着口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小护士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护士是天使呀!要解救苍生的。”

 “你很讨厌耶…”牛湄湄被绪方天川夸张的表情逗笑,忍不住抡拳打他,却被他的大手接住,紧紧握在掌心里,感受他的体温。

 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摇晃,他的脸颊贴着她的,动作亲密得像热恋中的情人。

 “喜欢我吗?”

 “嗯。”她将小脸缩进他怀里,抱住他。

 “爱我吗?”

 “…”她将脸埋得更深。

 “妹妹。”

 “唔。”她将答案吐进他膛里。

 像是清楚她的答案是什么般,他出温柔笑意,将她搂得更紧,紧得让她无法呼吸,推着他的身体探出小脸气。

 “你抱好紧…”

 “川!”陌生女人的声音突然进两人甜蜜的独处时间。

 松喜庆子兴高采烈地从屋里跑出来,当她看见司机提着行李进屋时,她就知道这房子的男主人回来了,但她万万没想到,欢迎喜喜奔出来接的却是这样令人眼红的画面!

 “她是谁?”松喜庆子踩着优雅的台步下了阶梯,朝她发红双眼中唯一仅有的焦点——牛湄湄步近。

 “你怎么会在这里?”绪方天川讶异地看着松喜庆子。他以为一直没和她联络,聪明如她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况且…“你怎么进来的?”

 “我让她进来的。”阶梯上有个男人双手在口袋里,倚门而立。

 “将臣!”还没找他算帐,他竟有胆找上门!

 “川,她到底是谁?”松喜庆子将绪方天川拉离牛湄湄,占有意味十足地窝进他怀里,挑衅衅地瞪着牛湄湄。

 牛湄湄再怎么不爱看电视,也知道眼前颐指气使、身高与绪方天川非常登对,相貌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一身走在时尚尖端衣着的女人,就是现今日本最火红的第一名模,那个连首相都啧啧称赞“最美丽的女人”——松喜庆子。

 “你不是在米兰?”绪方天川完全没有想要将松喜庆子推开的举动。

 “人家为了你推了几个case才有办法飞回来的。”松喜庆子娇嗔,红更是轻而易举地就贴在绪方天川的脸上。

 唔,身材高的女人好像就有这个好处,接吻应该比较不费力吧?牛湄湄在心里忖度。

 “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回来?”话才一问完,绪方天川立刻发现自己的问题是白问的,松喜庆子会知道他回来,消息来源不是黑泽将臣还会有谁?锐利的视线立刻像飞刀一样朝黑泽将臣去!

 “川,你还没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看见他们抱在一起,她不会笨得以为眼前这个不起眼又衣着寒酸、像个没人要的孤女是他新请回来的佣人。

 被松喜庆子一提醒,绪方天川才知道要推开她,走到牛湄湄身边将她拉进怀里。

 “未婚。”

 “未婚?!”同时发出惊叫的有三个——松喜庆子、牛湄湄,外加黑泽将臣。

 黑泽将臣走下阶梯朝他们而来。

 “绪方,你是认真的吗?”绪方天川抬高下巴,冷睨警告。

 “你有意见吗?”黑泽将臣将尹回口袋里,一副“随你高兴”的嘴脸,倚着光洁车身看好戏。 ”

 “川,我不相信!”松喜庆子抓住绪方天川的衣领,不敢置信地尖叫着。

 “你怎么可能会看上这种寒酸的小女生?啊?我是松喜庆子啊,你喜欢的应该是我才对!”寒酸的小女生?牛湄湄不高兴地眯起眼。

 “庆子,我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我没有联络你,这代表什么意思,你应该最清楚不过。”

 “我不清楚!”松喜庆子抓住绪方天川的手臂焦急地想勾起他的回忆。

 “在我飞去米兰前,我们一直都好好的,你还记得我们在游艇上度过多美好的假期吗?你还记得你钩起一尾龙虾时,我们有多开心吗?我们还把龙虾做成生鱼片、沙拉、龙虾汤…”

 “庆子…”见绪方天川丝毫没有退让,松喜庆子将矛头转向站在一旁一副乖宝宝模样的牛湄湄。

 “你做了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方法当上他的未婚?啊?张开大腿吗?”松喜庆子戳着牛湄湄的肩膀,步步近“我告诉你,我才是他的女人!”

 “所以你也为他张开大腿罗?”牛湄湄的脸上丝毫不见愠

 “我告诉你,我、才、是、他、的、女、人!听清楚了吗?你做过的事我没少做过!”

 “唔…”牛湄湄低头思忖,半晌才抬起头,倾身低语。

 “可是他只对我有感觉耶!”绪方天川与黑泽将臣闻言,忍不住掩嘴偷笑。

 松喜庆子睁着惊诧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和绪方天川在一起的一个月里,不管她怎么勾引他,他总是无动于衷,他们没有一次是顺利上

 “庆子,你明白了吗?”绪方天川长臂搭在牛湄湄肩上,搂着她往屋子走去,途中经过司机身边时不忘吩咐送客。

 松喜庆子不相信绪方天川从没喜欢过她,她更不相信依自己的条件,竟然无法让他动心,甚至拥有牛湄湄的地位。

 她像斗输了的母,一句都不吭地转身离开。

 牛湄湄蹙眉看着眼前上上下下不停晃动的男人,打从她在沙发坐下开始,黑泽将臣便像看怪物一样绕着她打转,锐利的眼睛将她从头打量到尾,嘴角还扬起一抹玩味的浅笑…这男人实在很没礼貌!

 “就是她“治”好你的吗?”黑泽将臣站起身子。

 “嗯哼。”绪方天川骄傲得咧!

 “哇呵呵,你到底有什么通天本领,可以令一个人从『垂死』变成『生龙活虎』?”他应该叫那个小秘书来和她学习,看能不能变得大胆点,不然他早晚会被她玩死。

 “我没有什么通天本领!”牛湄湄烧红了脸怒嗔。

 “没有吗?比方说秘方啊、姿势啊、环境啊,还是一些辅助工具什么的…没有吗?”见牛湄湄猛摇头,黑泽将臣吃味地亏绪方天川。

 “你这小子,终于恢复『正常』了。”

 “那当然。”鼻子都快朝天了。

 “喂,这里还有淑女耶!讲话不要一直出现暗示好不好?”

 “好——我让管家带你去你的房间,你先整理行李,傍晚时我再带你出去。”绪方天川唤来管家。

 “带小姐上楼。”

 “是,小姐请。”管家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候牛湄湄。

 等到牛湄湄跟着管家上了二楼,黑泽将臣才朝绪方天川颔首示意。

 “你那个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绪方天川起身往书房走去,黑泽将臣随他走进书房,门关上之前,他问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要和牛湄湄结婚?”而这问题恰巧是牛湄湄最想知道,也最想问的,所以当牛湄湄走上二楼,在房门前听见楼下传来黑泽将臣询问的问题,立刻用借口打发走管家,悄悄溜下楼来到书房前。

 “你真的打算跟她结婚?”虽然鹰王会的人一向反骨,对于婚姻这种大事自然不可能任由家族摆布,但度个假回来就说要结婚,也未免太将婚姻当儿戏了。

 绪方天川横靠着扶手在沙发上坐下,回到熟悉的地方让他全身放松。

 “跟她结婚只有好处。”

 “是呀,她是你这半年来唯一一个能碰的女人,如果不跟她结婚,你怕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是吧?”黑泽将臣翻翻白眼,一脸不屑。

 提及牛湄湄,绪方天川脸上的笑容从没少过,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你还记得让游艇基地的计划一直无法完成的那两户吗?妹妹他们家就是其中一户,她爷爷说那块地是她的嫁妆。”黑泽将臣恍然大悟。

 “所以你打算娶她,顺利得到那块土地?”绪方天川突然沉默了。他当初的想法确实是这样没错。

 一开始知道牛湄湄的家就是他要努力说服卖地的住户时,他确实曾有这种想法——将她弄到手,由她去说服牛爷爷卖地,亲人的说服总比外人来得有效。

 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慢慢忘记卖地这回事,反而一心只想黏着她,喜欢逗她。

 在发现她竟然能让自己恢复已经失去半年的“知觉”时,他只直觉想到她是上天给他的礼物,慢慢的,她的身影就没从他脑海里清除过,反而影像深。

 “你知道自己在犹豫吗?”

 “你想说什么?”

 “你是不是爱上她了?”爱上她了?这句话像一记闷雷,直接往绪方天川的脑袋打下去,他愕愣地不发一语。

 门外突然传来管家的叫唤声,距离近得好像贴着门板。

 “小姐,请问需要什么吗?”房内两人坐正身子面面相觑,尤其是绪方天川,他脸色有点难看地站起身往门口走去,门板的另一头,牛湄湄正低头杵在那儿。

 “妹妹,是不是缺什么东西?我马上吩咐管家去准备…”

 “原来你是那间公司的老板…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那块地?”

 “妹妹,你听我说…”

 “因为爷爷说地是送给我的嫁妆,所以你才会迫不及待想娶我,甚至决定得这么仓卒,因为娶了我,你就可以得到那块土地去发展你的狗游艇基地?”牛湄湄猛然抬头,用发红含泪的眼睛瞪着绪方天川。

 “妹妹…”

 “你不觉得累吗?要你夜夜面对一个不爱的人…还是你根本就打算一和我结完婚,顺利拿到土地所有权后,就想尽办法和我离婚?”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感情被曲解成这样,让绪方天川异常愤怒。

 “没有想过什么?和我真的结婚吗?也对,我很好骗,轻易就被你骗来东京,还差点真的同意你那种…那种…莫名其妙的结婚打算。”她惊讶自己的反应竟然没有预期的愤怒。

 刚听见绪方天川和黑泽将臣的谈话时,她确实像被人狠狠痛打一顿,全身痛得连大气都不敢一下,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像棉花一样紧紧捏在掌心里,痛得都快忘了自己还有知觉。

 她倒是很讶异在这么痛的情况下,自己的声音竟然能这么平静,居然没有冲进他怀里像疯女人一样捶一通。

 绪方天川抓住牛湄湄的手腕,一脸冷峻。

 “你说和我结婚是莫名其妙的?”

 “对你来说是『有计划犯案』。”牛湄湄无畏地扬起下巴。

 绪方天川已经气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可以想见,当你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就会把我当成弃妇,一脚把我踢得远远的,幸好第一天就发现这个骗局,还没笨笨地被骗着结婚,把爷爷的土地卖掉。”

 “我不会把你当成弃妇,踢得远远的””绪方天川怒不可遏地反驳。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牛湄湄扭动被抓疼的手腕。

 “请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牛湄湄…”她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放手!”哦,原来她的胆子这么大,孤身一人面对他仍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拒绝他。

 “这些日子的相处,我不是开玩笑的。”绪方天川的语气十分严肃。

 牛湄湄不发一语,站在原地等着他放开手,他也意识到两人间无法再继续争论下去,因为他无法说明自己的感情,而她则摆明了已经把耳朵捂住拒绝接收任何讯息。

 绪方天川一放开手,牛湄湄便迅速走上二楼,打算带着还未打开的行李离开,但才踩上一层阶梯,背后就传来绪方天川沙哑的嗓音。

 “当那附近变成一片汪洋与游艇时,你会很后悔没有把地卖掉。”

 “就算拿去填海我也不要卖给你这个骗子!”她说完便咚咚咚地冲上楼。

 牛湄湄抓起搁在角落的行李箱,迟疑了一下,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抓出一件白色衣服,看着手里的衣服,突然一滴水珠掉下,在衣服上晕开,她才知道自己哭了。

 她真的很生气,亏她还特地带这件衣服来!

 牛湄湄奋力地将手中的衣服狠狠甩在上,随即转头就走。

 坐在书房沙发上的绪方天川虽然表面风平静,但其实非常专心地在听外面的动静,当听见车门关上、车子呼啸离去的声音,他明白她离开了。

 “你确定就这样让她走掉,不再跟她解释?”

 “不必了,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你大可一开始就告诉她你的身份,现在也不会闹僵成这样。”

 “如果一开始就告诉她我的身份,我们可能连开始都没有。”她的小脑袋和她爷爷一样固执。

 室内再度陷入沉默,静得让人想开口打破诡异的气氛。

 “不过她是这半年来唯二一个能令你有感觉的女人,就这样放手,不怕以后没人陪你把玩垮了?”绪方天川杀人的目光朝黑泽将臣进而去。

 “你还敢提!竟敢要你那票侦探监视我,还拍成光碟!你要是敢把那张光碟出去,我会剥了你的皮!”

 “现在的重点不在光碟,而在里头的可人儿。”黑泽将臣缓缓站起身,假装漫不经心地往门口移动。

 “她有可能是你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人,为了近兆的投资案放弃,是不是有点可惜?”绪方天川的黑眸眯得更细。

 “你以为兆这个数字像个、十、百、千一样小吗?如果我放弃了这个投资案,跟在后面的骨牌效应连你都挡不住!”

 “我看你还满衰的。”黑泽将臣的一句玩笑话让绪方天川整个人愣住,动也不动。  M.XiEHoUxs.cOm
上章 总裁的小护士 下章